第一章 綠柳

“苤莒……圓葉須根……”大路邊的窪地上,一個女童蹲著身,將麵前野草小心拔起,嘀咕著仔細看了看,片刻,折下一片葉子放到嘴裏,“味甘……”

“阿角!”身後的山坡上,有人向她大聲問道,“采了多少!”

女童笑嘻嘻地起身,向那邊展示兜得滿滿的衣角。

未等山坡上的人再說話,忽然,大路上隱隱傳來一陣悶雷般的聲音。女童忙轉頭望去,隻見塵土漫起,一隊人馬正飛馳而來。

女童呆住,小臉煞白,幾株苤莒跌落在地上。

春天的時候,她也聽過這般聲音,和著震天的嘶喊。那之前,阿爺阿母一早去了山野中刈草,卻再也沒回來。

女童望著那些人馬越來越近,腳卻似灌了鉛一般邁不動,腿隱隱發顫。

“籲!”忽然長喝聲起,一騎在她麵前勒住。

馬上的男子身形寬闊,女童仰著頭,隻看到青天映襯下他高高揚起的下巴。

“這裏距塗邑還有幾許路程?”他似乎在看自己,聲音如金石擲地。

女童猶自愣愣的,緊攥著衣角,稍稍後退。

“甫辰,你嚇到她了。”這時,一個帶笑的聲音傳來,另一名青年打馬從那人身後緩緩出來。

他走到女童麵前,收住韁繩,在馬上彎下腰來,看著她。

女童的眼睛直直盯著麵前的人,隻見他唇邊帶著微笑,眉眼端正得煞是好看。

見女童一眨不眨,青年突然笑了起來,露出編貝般的牙齒。“小童,”他的語聲也煞是好聽,“塗邑在何處?”

女童的眼睛滴溜溜轉了轉。

邊邑常有異族人往來,她雖年幼,認人還是會的。來人雖彪悍,卻衣冠儼然,不像那些來劫掠的人。

她伸手朝身後指了指。

“就在前方?”青年問。

女童點點頭。

“過了那些樹林?”

女童再點頭。

青年舉目望了望。

“邑中有扁鵲?”先前那嚴肅的人忽而又開口道。

女童一愣,好一會兒,道:“有。”

兩人的神色似乎刹那間一亮。

青年與那人對視一眼,轉過頭來對女童又是一笑,柔聲道:“多謝。”說完,他坐直身體,低叱一聲,與眾人朝前繼續馳去。

太陽光淡淡灑下,秋風呼呼掠過。穿過一片長在丘陵上的鬆林,麵前視野倏而被連綿的山巒填滿。林木與草地已是黃綠交替,一座小邑就在大路的盡頭。

“日行三百裏,到底尋到了。”王瓚深吸口氣,轉頭看向一旁的顧昀,笑笑,“這縣邑竟如此偏僻,先前我幾乎疑心要迷路。”

顧昀望著塗邑,稍稍將馬放緩,“我兩年前路過,記得此處。”

王瓚也遙望那個不起眼的城池,有些疑惑,問:“此處竟有扁鵲?”

“不知。”顧昀黝黑的臉上,雙目炯炯,“那時曹讓腿傷,還是回營敷的創藥。”

“哦?”王瓚訝然,頓感有趣,“這扁鵲是何來曆?”

“管他是何來曆。”顧昀淡淡地說,甩手將馬一打,向前疾馳而去。

王瓚露出一絲苦笑,跟著上前。

早有人將來人的消息報告了邑中長官,一行人到達之時,縣尉迎了出來。略略見禮,顧昀把馬交給侍從,開門見山地問:“驅疫扁鵲何在?”

縣尉詫異,瞥瞥他腰上的綬帶,道:“將軍欲尋姚扁鵲?”

王瓚在一邊看著,眉梢微微揚起,這扁鵲原來姓姚。

顧昀頷首,問:“安在?”

“就在不遠,將軍請來。”縣尉行一禮,轉身引著他們往大街上走去。

兩人帶著侍從跟上。

顧昀心急,步子邁得大,趕得前麵的縣尉也不得不加快腳步。王瓚走在後麵,轉頭朝街邊望去,四處的民宅比他在別處見過的都要簡陋。不過大疫當前,各家門前掛著成紮的菖蒲辟邪,街麵上飄著煙火和熏藥的味道,這倒與近來所見別無二致。

縣尉領他們一路前行,在一所敞開的宅院麵前停下。

“此處便是姚扁鵲住處。”縣尉對顧昀道,帶他們走了進去。

院子裏彌漫著濃鬱的藥氣和火煙,顧昀和王瓚一入院就被熏得一連嗆了幾下,抬手把麵前的藥煙扇開。

縣尉也打了兩個噴嚏,忙連聲向二人告罪,衝旁邊大聲喊道:“阿四!出來!”

話音剛落,一個總角少年從煙火裏跑了出來,抹抹熏黑的臉,對縣尉道:“府君。”

縣尉擦擦眼淚,對他怒道:“柴火要幹透了再燒,說過多少次!”

阿四嘿嘿地笑,道:“幹柴昨日燒完了,隻好燒些剛收的草。”

縣尉瞪他一眼,問:“姚扁鵲何在?”

“不在。”阿四道,“剛去了城西,說少頃便回。”

縣尉“哦”一聲,轉向顧昀和王瓚,有些為難,“姚扁鵲未歸,將軍看……”

“既不久將歸,我等稍候無妨。”顧昀道。

縣尉唯唯,片刻,又衝那邊道:“阿四!盛水來啊!”

一番忙碌,縣尉請兩人到院子角落的石墩上坐下。煙氣散了許多,顧昀和王瓚環視四周,這院落雖小,卻十分整潔。地麵打掃得幹幹淨淨,不遠處堆放著一垛柴草和幾簸箕藥材。

往堂上望去,隻見四周掛著帷幕,裏麵不甚明了,循著中間挽起的門簾,隱約可見地麵的鋪蓋。既是扁鵲治病之所,想來那堂上就是拿來收留病人的了。王瓚心裏估摸。

“將軍此來可是為了大疫?”旁邊,縣尉與顧昀攀談起來。

“正是。”顧昀道。

縣尉頷首,歎道:“本縣邊鄙,此番卻也不得幸免。春時羯人犯境,多有流民逃難,疫病亦隨之而來,一朝蔓延,家家縞素。若非一月前這姚扁鵲來到,我縣人口所剩無幾。”

“此人是何來曆?”王瓚心中勾起之前的好奇,問。

縣尉搖頭,“我等也不甚清楚,隻知其為尋叔父雲遊至此,見疫病橫行,方留在此間行醫。”

原來如此。王瓚應了一聲,看看顧昀,隻見英氣的側麵無波無瀾,不似有半分再要探詢的意思。

沒人再接話,縣尉抬眼瞧瞧兩人,有再多的疑問也不好再說話,端起麵前的水碗低頭喝水。

王瓚閑閑地抬頭,隻見一樹梅枝在頭頂伸展得形狀甚好。

開春以來,羯人屢屢侵擾,劫掠邊邑,朝堂震怒。今上繼位不過三年,此次出征卻醞釀已久,大將軍何愷親帥十萬之眾出平陽郡,氣勢烈烈,欲在入冬之前痛擊羯人,肅清西北胡患。

不想,行伍剛在邊境駐下不久便遇到了疫病。發現之時,軍中已有十數人染病倒下,嘔吐發熱,水米不進。軍醫立即將病者隔離,卻阻止不住疫情蔓延。折損三十餘人命之後,幾日前,連大將軍也突然高燒不止。

據當地人說,春時羯人來犯,十幾縣邑死傷無數,之後,大疫便散播開來。此疫凶猛異常,便是醫者也談之色變。染病者一旦倒下,幾日內暴斃,絕無生還。

主帥染疫非同小可,眾將焦慮不已,軍醫日夜看護,藥石不斷,竟絲毫不見用處;雖然已遣人火速往京畿,可朝廷即便派來太醫也要時日,隻怕遠水不救近渴。正一籌莫展之際,有個駐地來的民夫報告了一件傳聞,說前些日子附近鄉裏為避疫,將染病之人送到了幾百裏之外的山中,如今,竟有三人痊愈歸來。

都督聽說此事,即刻派人去詢問,回報說此事確鑿,如今“塗邑扁鵲”已傳得沸沸揚揚。不過塗邑小而偏僻,在什麼地方,鮮有人知曉。左將軍顧昀聽到消息,挺身而出,說此地他曾去過,知道路。

於是,一隊人馬立刻準備好,由顧昀帶領星夜趕往塗邑。

此時,王瓚自告奮勇說要同往,都督看看這個宗室子弟,想起來時雍南侯的囑托,準許了。

“大將軍是大長公主表兄,於他自然要緊,你跟去作甚?”臨行前,同來軍中的貴胄子弟張騰嗤他道。

王瓚淡笑,沒有理睬。

縣尉瞅瞅顧昀和王瓚,有些訕訕。他們的身份銜級,打入城時便已經從衣飾上看出個大概,都是高過自己不知多少的,不免有些小心。

他麵前的水碗已經空了,阿四眼尖,立刻拿個水罐過來給他倒滿水。

縣尉順勢轉向顧昀和王瓚,笑著說:“本邑無甚特產,水卻是上好,乃山中泉水一脈而來。二位將軍一路奔勞,可聊為解渴。”

“堂上的可是邑中鄉人?”顧昀沒碰水碗,卻開口問道。

縣尉微笑,“非也,邑中病患皆已痊愈,堂上的是姚扁鵲收下的流民。”

“哦?”顧昀王瓚皆是一訝,目光相視。

大疫以來,各郡縣鄉邑封門闔戶,對逃難的流民避之唯恐不及,塗邑竟敢準許收留,看來確是解除了疫情。

想到這一層,兩人心頭皆寬鬆不少。

王瓚覺得石墩坐得不大舒適,站起身來。四周望望,那姚扁鵲還沒到,便想四處轉轉,朝門口踱去。

“阿四也是姚扁鵲救回的……”身後,縣尉仍在同顧昀說個不停。

宅院外的路邊上,一棵垂柳仍綠意盎然,在風中輕舒枝條。

方才來得匆匆,竟未留意。王瓚駐步望著它,有些出神。邊塞風光與中原甚是不同,但月餘來,入耳便是營中對疫情的擔憂,入目便是蒼原秋日的荒涼之色,現在看到這垂柳,他不禁有些懷念京師的高閣樓台和升平歌舞了……

“……阿姊!我阿母做了肉湯,邀你晚上來吃哩……”這時,一個拉長的聲音遠遠傳到王瓚耳中。似有人笑應了一聲,街邊嘻哈地跑過兩個小童,沒聽清。

王瓚側頭望去,隻見一道身影正朝近前走來。午時日頭正烈,他眯眯眼睛,垂柳枝條緩緩擺動,掩映著那步履帶起的衣袂。

未等看清來人,王瓚身後已經跑出一個人來。

“扁鵲阿姊回來了!”阿四笑吟吟地說。

什麼?王瓚愣了愣。

春鶯囀-海青拿天鵝 - 第一章 綠柳 購買本書
目錄

閱讀本書,兩步就夠了......

第一步:時時彩票掌閱iReader客戶端

掃一掃

第二步: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

掃一掃

不知道如何掃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