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 獄火

她從夢中驚醒,身上衣衫皆已被冷汗濕透。她強撐著身子坐起來,摸索著找到火燭,點燃。暗夜之中,那如豆燈火,並不能驅散她心中的驚懼。她憶起方才的夢,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了上來。

她不知自己病了幾日,原本還希望一直病下去,最好病到不能拜堂。就是這病,也是她故意挨餓受凍搞出來的,可如今,她不能再病下去了,否則,她可能會死在這裏。

這是她的閨房,可她被幽禁了。

貼身侍女紫絨和織夜不知被誰打發走了,隻有兩個陌生的侍女在服侍她,確切說,是在監視她。她們偶爾會在她睡後悄聲私語,以為她已睡熟,隻有她曉得,她已經很久無法入眠了。

她們說的話,她都聽在耳中。

她從她們的對話中,曉得她家如今犯了大案,是要誅九族的,還聽說是他在主審這個案子。她不知此事是真是假,但她沒有去問她們,她知道她們定不會告訴她實話。何況,就算是真,若由他主審此案,她家定不會有事,因他向來公正嚴明,而她父親絕對是清白的。

長夜漫漫,她開始織錦,若再躺在床榻上空想,她會瘋掉。

幽冥的燭光映亮了屏風前的織機和半幅未曾織完的錦緞。

機杼的聲音,在暗夜裏,唧唧複唧唧。

一對鴛鴦的身影在錦麵上漸漸成形,一隻引頸擊水,另一隻伸出橘紅色的嘴精心地為自己的伴侶梳理著華麗的羽毛。

她幹澀的眼睛盯著錦麵,鴛鴦的樣子時而清晰,時而模糊,漸漸幻化成一對臨波照影的男女。

……

記憶的泡影,猶若水底的魚兒般浮了上來。

那一日,他踏波而來,驚散了池中的鴛鴦,她嗔怒地瞥他一眼。他從背後攬住她,壓低聲音道:“驚散那一對鴛鴦,是我的不是,我賠你一對如何?”

她回首望去,看到他幽黑的雙眸中,有灼亮的光芒在閃爍。她的臉燙了起來,一把推開他,伸手道:“那你現在就賠我。”

他似笑非笑看著她,眸中光芒仿若斂盡了世間芳華。

“我們不就是嗎?”他低低說道,“願娶卿,做鴛鴦。”

“梧桐相持老,鴛鴦會雙死。如果我死了,你也會隨我去嗎?”她追著塘中那對鴛鴦問他。

他亦步亦趨地追著她,正色道:“如果我們兩個有一人注定要先離去,那一定是我。有我在,你就不會先死!”

彼時,她望著身畔男子修長挺拔的身影,忽然覺得,即使有再大的風雨,但隻要身畔有他在,就一定不會吹到她身上。

……

一陣冷風灌了進來,屋內燭火飄忽搖曳,幾欲熄滅,她有所感應般駭然回首。

房門開合間,已經有兩個人站在了燭火的陰影裏。

這是兩個戎裝軍士。他們穿著黑色的束身甲,外罩暗紅色的大氅,腰間佩著長刀。

她從服飾上很快認出他們是誰的人,她撫了撫額前的亂發,驚喜地問道:“我就知道,他不會不管我的,是他讓你們來救我的嗎?”

森冷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一圈,兩人並不說話,其中一人跨前兩步,從懷裏掏出來一張紙扔在她腳下。

她一眼便認出,這樣的紙張,是張貼在城門口昭告天下的禦詔,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。

窗外風聲大作,嗚咽的風聲,好似無數冤魂哭號。屋內卻靜得可怕,連呼吸聲都聽不見。

她拿起禦詔,先看了下右下角的朱紅之印,確認是真的無誤,這才去看上麵的內容。視線掠過一個個熟悉的封號,以及最後三個字:“斬立決!”

她的身子忽然抖了起來,拚了命般去撕那張禦詔,一邊瘋狂撕扯著,一邊嘶聲說道:“假的,都是假的。別以為我不認識聖上的印章,這是假的!”

“你明明知道是真的!”一名軍士冷冷說道,森冷的目光中暗含著一絲同情,“來時主子讓我告訴你,他從未喜歡你,他心中另有其人!”

她停止了撕扯,抬起慘白的臉望著軍士。

死寂的屋內忽然響起了笑聲,磔磔的聲音好似夜梟的鳴叫。

過了好久,她才發現聲音是從她嘴裏發出來的。

多可笑啊!

他說他會保護她,可最後,帶來風雨肆虐的,不是別人,卻是他。

那些她以為,美好的曾經,原來隻不過是利用和欺騙蓋起來的海市蜃樓,隻一個搖晃間,便傾塌得灰飛煙滅。

“他說心中另有其人,是誰?”她眯起眼睛,冷聲問道。

軍士麵無表情地看著她,“她是一位高門貴女,善良溫柔,端莊嫻靜。你不必知道她是誰,主子說了,這一世他對不住你,倘若有來世,他自會回報你!”

來世回報她?!

她隻覺得渾身血液逆流,憤怒好似潮水開閘般湧出。

“去他娘的來世,你告訴他,我這輩子就要他血債血償!”她嘶聲喊道,從未想到,平生第一次罵人,罵的竟然是他!

“恐怕這輩子,你沒有機會了!”軍士同情的目光中迸發出殺意,“黃泉路上那麼多親人陪著你,一定很熱鬧,一路好走啊!”

原來,他還要她死!

真是一出爛戲,和話本子裏那些俗得不能再俗的戲差不多。癡情的小姐遭遇美男計,被情郎利用完畢,就像扔掉抹布般將她扔掉了。甚至於,他都不屑於親自動手。

她掙紮著走到織機前,將織機上的錦緞取了下來,雙手托著走到軍士麵前。

“這是我答應給他的,回去對他說,他雖負了我,我卻死也不會欠他任何東西。再告訴他,來世,我不要和他有任何牽扯!”她的聲音縹緲如風,沒有任何的愛恨,就像在敘述一件很平淡的事情。

可兩名久經沙場的軍士卻聽得忍不住心裏發酸。

她說完,便默默轉身,向桌邊踱去。

裙袂拖曳在地上,帶著淒美的華貴。

兩個軍士在屋內灑滿了燈油,然後扔出了火折子。大火燒起來前,兩個軍士身形敏捷地退了出去。

她摔倒在地上,頭擦破了,鮮血染紅了她的臉,看上去慘不忍睹。

她眼睜睜看著火焰很快燒到了她的衣衫,燒到了她的身子。

這宛若地獄烈火般的焚燒,這深入到靈魂深處的疼痛,讓她忍不住嘶吼出聲。

煙霧漫了過來,早已經流不出眼淚的雙目竟被熏出了淚,滴落在光滑的地麵上,竟然是殷紅的顏色。

她依然努力地睜著眼睛,可是她什麼都看不見,眼前除了血紅一片,依然是血紅一片。

整個世界都在燃燒!

耳邊隻有一片空白,好像聲音都被抽走了,可偏有一道聲音穿過烈火傳了進來:

“畏罪自焚!”

天下第一嫁(合集) - 楔子 獄火 購買本書
目錄

閱讀本書,兩步就夠了......

第一步:時時彩票掌閱iReader客戶端

掃一掃

第二步: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

掃一掃

不知道如何掃描?